首页 > 起名知识 > 周易天地 > 五行生克 > 司马迁阴阳五行思想的学术渊源(正文)

司马迁阴阳五行思想的学术渊源

点击:85 录入时间:2018-8-8 9:55:37
    顾炎武指出:“古人作史,有不待论断,而于序事之中即见其指者,惟太史公能之。”③此论可谓一语中的,直指司马迁论史之功力,《史记》的思想倾向可从司马迁选择史料、篇幅安排、评述言语中得以体现,司马迁的阴阳五行思想便是其中一例。
    首先,司马迁阴阳五行思想的学术渊源来自董仲舒公羊学。《史记·封禅书》曰:“驺衍以阴阳主运显于诸侯,而燕齐海上之方士传其术不能通,然则怪迂阿谀苟合之徒自此兴,不可胜数也。”④邹衍为阴阳家自不待言,董仲舒浓厚的阴阳家情结却一直被视为汉代大儒。《汉书·董仲舒传》曰:“仲舒遭汉承秦灭学之后,《六经》离析,下帷发愤,潜心大业,令后学者有所统一,为群儒首。”⑤然而,汉武帝时期,董仲舒以贤良对策而官居庙堂之上,治国却重阴阳之术,尤其“以《春秋》灾异之变推阴阳所以错行”⑥。确切的说,董仲舒是阴阳化儒家,其以群儒之首的地位而推行阴阳灾异之说,阴阳五行思想合流并成为一种理论体系,是到了董仲舒时期基本成型并应用于政治话语之中。董仲舒倡导阴阳五行思想,在当时的士林阶层中有统一思想的意义,特别是其借助经学的阴阳五行化,公羊学一时成为显学。《汉书·儒林传》曰:“丞相公孙弘本为《公羊》学,比辑其义,卒用董生。于是上因尊《公羊》家。诏太子受《公羊春秋》,由是《公羊》大兴。”①丞相公孙弘与董仲舒同为公羊学治《春秋》,两相比较之下,汉武帝最后将董仲舒之学立为官学,至此,董仲舒的学术地位与政治影响力遍及朝野。董仲舒于元狩二年致仕家居并潜心为学,是时,司马迁游历归来后问学于董仲舒。司马迁与董仲舒对于《春秋》的观点,从《史记》与《春秋繁露》中可以看出两者的联系。(1)《春秋繁露·盟会要》曰:“贵除天下之患,故《春秋》重,而书天下之患偏矣。⋯⋯故曰:立义以明尊卑之分,强干弱枝以明大小之职,别嫌疑之行,以明正世之义。采摭託意,以矫失礼。”②《史记·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序》则曰:“汉郡八九十,形错诸侯间,犬牙相临,秉其阨塞地形,强本干,弱枝叶之势,尊卑明而万事各得其所矣。”③(2)《春秋繁露·玉杯》曰:“《春秋》正是非,故长于治人。”④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则曰:“《春秋》辨是非,故长于治人。”⑤可见,司马迁对于董仲舒的观点是有继承关系的。司马迁非常重视《春秋》的治世之用,多有化用《春秋繁露》义理。司马迁与壶遂答问中,壶遂问“孔子何为作《春秋》?”司马迁则曰“余闻董生曰。”一问一答,说明司马迁在解释《春秋》过程中,与董仲舒有明显的师承关系,换句话说,司马迁可视作公羊派学者。在叙述王朝更替时,司马迁也接受五德终始说,五德终始说是五行相生相克的历史循环论,被汉代人所认同,实际自秦始皇时期便为皇权统治所用。《史记·封禅书》曰:“自齐威、宣之时,驺子之徒,论著终始五德之运,及秦帝而齐人奏之,故始皇采用之。”⑥同样,司马迁在《史记》历史事件叙述过程中也流露出天命不可违的的历史宿命感,实际也是阴阳五行学说的表现。
    其次,司马迁阴阳五行思想的学术渊源是源于家学传承。论及司马迁的思想,必然避不开其家学渊源,而这又与其父亲司马谈有必然联系,司马谈对司马迁的影响是不言而喻,因为司马迁修《史记》是继承其父亲未完成的事业,司马迁在提到自己的家族时,字里行间是充满了自豪感与责任感。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述及司马氏家族时曰:“昔在颛顼,命南正重以司天,北正黎以司地。唐虞之际,绍重黎之后,使复典之,至于夏商,故重黎氏世序天地。”⑦司马迁将其先祖追记至上古五帝之后裔,意图将家族出身纳入“圣人同祖”的血统之中。按照《左传》的说法,重、黎分别为少昊之子及颛顼之后嗣,重、黎分别司天、地,属史官之职,其地位在上古颇为尊贵,司马迁欲以史官之责为己任,其将修撰《史记》视为接续《春秋》之宏业。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曰:“先人有言:‘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。孔子卒后至于今五百岁,有能绍明世,正《易传》,继《春秋》,本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乐》之际?’意在斯乎!意在斯乎!小子何敢让焉。”⑧司马迁以五百年为界的说法,其豪言实际是上接孟子之说。《孟子·公孙丑》曰:“五百年必有王者兴,其间必有名世者。由周而来,七百有余岁矣,以其数则过矣,以其时考之则可矣。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。如欲平治天下,当今之世,舍我其谁也?”⑨孟子面对乱世,视平治天下为己责,在孔子之后,进一步确立了士人阶层的人生理想,是儒家积极入世情怀的宣言。同样,司马迁也认为自己是继孔子之后,《史记》可以与前代经典并列之作,这是一种当仁不让的历史使命,也是家族荣耀与责任。对于司马迁而言,子承父业包括两个内涵,除了修撰《史记》之外,也继承了父亲的庞杂思想体系,这是司马迁思想复杂且又多有矛盾之处的焦点。司马谈的思想集中体现在《论六家要指》之中,司马迁对于司马谈的评论,从伦理层面及学术接受上都未见任何微词之处。顾颉刚评价司马谈说:“而《史记》之作,迁遂不得专美,凡言吾国之大史学家与大文学家者,必更增一人焉曰司马谈。”⑩这个评价肯定了司马谈的地位。司马谈尊道立场明确,认为道家学说的无为之术是国家长治久安的要领。《论六家要指》曰:“道家使人精神专一,动合无形,赡足万物。其为术也,因阴阳之大顺,采儒墨之善,撮名法之要,与时迁移,应物变化,立俗施事,无所不宜,指约而易操,事少而功多。”,这里司马谈所说的道家,实际应是黄老之学。汉代初期的黄老之学发源于战国齐地,而燕齐之学便以阴阳五行为主,盛行方术之学,黄老之学也是由专谈阴阳五行的术士传播,两者有紧密的联系。故班固认为司马迁是:“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。”后人多因个人思想爱好的立场以此抨击班固之说,但不可否认的是,班固此说揭示了司马谈黄老思想对司马迁的影响,所以,在《史记》八书、十表及人物传记中表现出的阴阳五行思想与其家学是有必然关系的。
    第三,司马迁阴阳五行思想的学术渊源是对《易》学的自觉接受。刘师培说:“史迁曾以甄明《易》义为己任。”司马迁与《易》的关系,历来学者均有指出,实际上,作为从先秦时期过渡的史官,天官传统仍然是其主要职责,通《易》学是一项基本技能。刘师培说:“时传杨何《易》学者,又有司马谈。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,言谈为太史公,受《易》于杨何。则谈与京房同师。谈子为迁,迁传父学,则《史记》述《易》之词,必为王同、杨何之故谊。”刘节也认为:“谈、迁父子的哲学思想,主要的是出于《易传》。”司马迁的易学传承源于父亲司马谈,师出西汉初年易学大师杨何,司马谈受《易》于杨何,武帝时立五经博士,杨何为《易》学博士,纵观《史记》而言,《易》学对司马迁的影响是巨大的,离开司马迁的《易》学思想谈“究天人之际”,无疑是无源之水和空中楼阁之论。在司马迁看来,《易》以阴阳五行为根底。《太史公自序》曰:“易著天地阴阳,四时五行,故长于变。”司马迁认为《易》主要是讲天地阴阳和四时五行的相互关系,特征在于变化,阴阳之间与五行之间,阴阳与五行之间这几者实际上就是一种运动的关系。刘师培说:“盖史迁说《易》,不以卜筮为非,亦不拘墟于卜筮,与术数家言龟策者不同。”客观的说,司马迁作为史官,其职责已经发生转变,即由天官向王官过渡的标志人物,对于数术的龟策占卜不能说完全否定,但与一般术士不同,其重点关注的是天人与王权之命运问题,以阴阳五行变化特点为根据的《易》学,正符合司马迁的哲学追求。《史记·天官书》曰:“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法类于地。天则有日月,地则有阴阳。天有五星,地有五行。天则有列宿,地则有州域。”从《天官书》以阴阳五行阐释天文人事来看,其行文思想多处与《易》甚是相似。清代牛运震说:“《天官书》其精微古奥处似《易》。”桐生师认为:“《史记》与《周易》同出于史官文化系统,两者在文化渊源上有着血缘上的联系,尤其是在天官文化方面一脉相承。在王官学的六经和诸子百家学当中,《易》与《史记》的关系最为密切。”此论是符合学术史发展规律的。更进一步说,既然《史记》与《易》学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司马迁不可能对《易》学的阴阳五行思想视而不见甚至忽略之。但是,司马迁对《易》学阴阳五行思想的接受,却体现在万事万物“变”的方面,司马迁重视《易》学的变化之道。《史记·平准书》曰:“是以物盛则衰,时极而转,一质一文,终始之变也。《禹贡》九州,各因其土地所宜,人民所多少而纳职焉。汤武承弊易变,使民不倦,各兢兢所以为治,而稍陵迟衰微。”
    司马迁讲盛衰、质文、终始,其实质都是阴阳思想的不同表现形式。《周易·系辞上》曰:“一阴一阳之谓道。”,此道则为变化之道,《易》讲乾坤,乾坤则代表阴阳。司马迁说:“阴阳之变,万物之统。”-又说:“易本隐之以显。”.唐司马贞《史记索隐》注引虞喜《志林》曰:“《易》以天道接人事,是隐以之明显也。”由是观之,《史记》以《易》之阴阳五行思想嵌入天道人事的叙述之中,可视作《春秋》微言大义的另一种表现方式。
上一篇:没有了
起名专家介绍 起名申请表
周易起名方法 专家起名流程
千寻起名:权威婴儿起名机构
服务宗旨:满意为止!
经营理念起名责任重于泰山!
祈愿板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的爸 …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家的 …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的爸 …
希望孩子学业进步,成绩步步上升... …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青春 …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他对我 …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家的 …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和爱 …
诚心祈求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的爸 …
起名举例
冯靖翔 [周易综合分值:100分]
来源:取自《张衡·思玄赋》,引用“既防溢而志兮,迨我暇以翱
寓意:靖,立也;翔,翱翔;取意立志翱翔 …
更多命名案例:梅景皓 冯靖翔 冷舰元 姜紫晗 周若彤 楚颜菲
WWW.GooGcc.CN 千寻起名网 Copyright © 2000-2017 Tel:15966639869(微信同号)
鲁ICP备07022211号